当前位置: 首页 » 范文大全 » 笑话大全 » 正文

四菜一汤 爆笑笑话

  来源:jokeji  浏览次数:50

老板对职工说:根据国家提倡不要浪费原则。 以后中午饭不要大吃大喝,但是我们保证四菜一汤。
中午吃饭了。 在食堂。 我就看见一个汤,却没有看见菜,我问打饭师傅:不是四菜一汤吗?菜呢?
师傅回答说:这就是四菜一汤啊!你看!这不是土豆丝儿、白菜、木耳、干豆腐四菜,放一起炖的汤吗?


大壮正和新交的女朋友准备上街,女朋友小声嘀咕:“我家的案子破了!”大壮一惊,看大壮那惊奇的样子,女朋友接着说:“就那大案子嘛!你能不能想想办法?”大壮丧气地说:“净开玩笑!我又不认识法院检察院的人!什么案子?严重不?”女朋友哭笑不得地说:“说啥呢?是我爸在市场上卖猪肉剁骨头用的案子!”


老公:老婆,你这牙膏在哪里买的啊,我感觉是假的!
老婆:假的,不会吧!
老公:你看,我的牙怎么都刷黄啦!
老婆突然哈哈大笑!
老公:怎么了,老婆!
老婆:老公实在不好意思,忘了告诉你昨天用了这牙刷刷了下马桶!
老公:尼玛!立刻吐了出来!


男:亲爱滴,你能和我做朋友吗?
女:快给老娘滚远点,不然我会唾你信不信?
男:我信、我信……
女“呸”地就唾了男一口。
男:我一下子就猜对了,你看我多聪明呀!
女闻听,“呸”地又唾了男一口。
男:你咋又唾我一口呢?
女:尼玛,猜对了有奖知道不?!


我有一座房,面朝大海——湿气太重!

我有一张脸,面朝大海——盐值挺高!

忽如一夜春风来——睡你麻痹快起来!

你是人间四月天,尼玛,脸说翻就翻!

知我者,谓我心忧;不知我者算个球!

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, 我却用它来盯着手机!

愿得一人心,不合马上离!

世上本没有路,走的人多了,也便挤得要命!……


刁德一(副局长):阿庆嫂(小情妇)!(唱)【西皮流水】适才听得局长讲,这小妹真是不寻常。我佩服你机灵漂亮有考量,竟敢在局长面前耍花枪。若无有舍命求财的鬼思想,焉能够大把捞钱不慌张!
阿庆嫂(小情妇):(接唱)副局长休要谬夸奖,有钱不赚不应当……包工程,炒地皮,想法捞钱第一桩。官商常来又常往,我背靠大树赚钱忙。也是我命里带财好长相,方能捞钱又逞强。
刁德一(副局长):(接唱)老市长早是政务官,这棵大树有阴凉,你与他们常来往,想必是捞大钱更欢畅!
阿庆嫂(小情妇):(接唱)打扮小脸旦,漂荡走四方。摆开狐狸样,媚死色情郎。来的都是鬼,全凭腿一张。拿钱开口笑,过后不思量。人一走,茶就凉……有什么周详不周详!


两个妇女在公交车上大声阔谈。

第一个妇女说:你听说吗?前几天,我听说四川的大熊猫人工受精又成功了!

第二个个妇女说道:那有什么?我们家的母牛都是人工受精的!

第一个妇女大惊:你们家的母牛肯定多产吧?

第二个妇女有点羞怯地说道:母牛多产我不知道,反正我已经生了3胎了!


八戒从唐僧身上抓到一个蚊子,八戒说:“师父我抓到一个正咬你的蚊子,怎么处置它?”

唐僧说:“阿弥托佛,出家人戒杀牲。”

八戒说:“不杀它,你说如何对待它?”

唐僧说:“我有三个办法处置它,首先我们四人轮流养它,如果它贪婪吸血,吃饱撑死最好,我们没罪过;其次,给它念经教育它,感化它弃恶从善,改吸血吃荤为喝水吃素,这样蚊子就不再是祸害了;

最后,给它找一个水性杨花的配偶,让它受窝囊气,最后郁闷死了。”


女儿父亲节回家,给继父买了许多礼物,趁继父高兴劲,对继父说:“爸爸!我虽然不是你的亲生女儿,但是有了你,我一点也没有缺少父爱,我一直想报答你,但是没有机会, 请允许我让我未来的孩子姓你的姓氏。”继父一听,急了:“那可使不得,乖女儿,你的心思我懂,但是只要你幸福,爸爸就幸福。”这时候女儿贴近继父耳朵说:“爸爸!没有那么麻烦,因为我找到了一个和你同姓的男朋友!”


记者采访铁拐李:“您修炼的是什么功法,怎把腿瘸了呢?”
铁拐李:“不瞒您说,我本想修炼《葵花宝典》谁知自宫的时候,正好孙猴子前来闹事,结果手一抖把腿给截了!”
记者:“您是个悲剧,我会发动媒体表示同情您!”



记者采访钟离权:“您老整天拿着扇子,这是天热吗?”
钟离权:“非也,非也,我这是在练功!”
记者:“您冬天也要这样练吗?”
钟离权:“裹着被子,在火炉旁练!”
记者:“您这是何苦,太上老君炼丹也不及您这毅力啊!”



记者采访张果老:“据说您养的驴子还能飞天入地,请问您是怎么饲养的?”
张果老:“我这驴好养的很,不吃不喝!”
记者大为感叹:“神驴啊,神驴,可否借种给国家?”
张果老:“不好意思,这家伙不老实偷学了老李家的《葵花宝典》如今已没种了!”
记者:“那真是可惜了!”



记者采访吕洞宾:“您和狗有仇吗?”
吕洞宾:“没仇呀,我家还养了一只!”
记者:“那为什么人人都说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?”
吕洞宾:“扯淡吧,分明就是吕洞宾咬狗不识庐山真面目!”
记者:“您真有才!”



记者采访何仙姑:“请问您和潘金莲有区别吗?”
何仙姑:“你说荷花和莲花什么区别?”
记者:“荷花漂亮!”
何仙姑:“那不就是了,还问我做什么!”
记者恍然大悟:“仙姑就是仙姑,我等望尘莫及啊!”



记者采访蓝采和:“请问您是家庭妇男么?”
蓝采和:“为何这么问?”
记者:“您这篮子.....不是去买菜么?”
蓝采和:“我这是法器怎可与菜篮相比?”
记者:“有什么用?”
蓝采和:“养鸡养鸭,什么都可以养!”
记者赶忙说道:“了解,了解,我懂,我懂!”



记者采访韩湘子:“您对自己的吹萧技术有什么看法?”
韩湘子:“天下无敌,万夫莫开!”
记者笑笑:“女人因你而精彩!”



记者采访曹国舅:“您对别人都叫你舅舅不知有何感想?”
曹国舅:“好,很好,非常好!”
记者:“好在哪?”
曹国舅:“出门是明星,辈分排第一。”
记者:“看来以后生个儿子得取名为郭旧霸!”
曹国舅:“为什么?”
记者:“郭旧霸——国舅的爸爸哇!”


大纲被县统计局聘为农户家庭收支统计员,星期天傍晚,他来到村东头老张家。登记好他家本周的开支之后,大纲接着问老张:“你家这一周都有哪些进项?”老张说了3笔到农贸市场卖青菜的收入后,红着脸弱弱地问:“前天你老妹子订婚,收了人家3万元礼金,这笔钱算家庭收入吗?”

大纲想了想,用肯定的语气答道:“算,这属于''''养殖收入''''!”


儿子要结婚了,他对老父亲说:“爸,我要结婚了,你是不是得教教我?”
父亲拍拍胸脯道:“儿子,没想到你也知道你老爸我‘一夜七次郎’的名号,好,我就把.....”
“谁要学那个!”儿子打断他道:“那玩意我早从小电影上学会了!”
父亲疑惑道:“那你要我教你什么?”
儿子道:“当然是你藏私房钱又从来不会被老妈找到的独门秘计喽!”
父亲:.....


俩口子去山上砍柴。
下山的时候,老公说:“你走前面。”
老婆问:“你要在后面保护我吗?”
老公笑道:“不是保护你,而是保护我。”
老婆骂他: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
老公道:“你那体型,滚下来砸我身上,我还有救吗?!我走前面,如果摔倒了,有你这厚垫,肯定一点事都木有哇!!!”


 
推荐文章
点击排行
 
网站首页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使用协议 | 版权隐私 | 建议留言 | 湘ICP备11013630号